Menu
Woocommerce Menu

日本的机器人不得不面临,警方将孩子的卡车截住将其救出

0 Comment

加拿大警方13日说,一名3岁幼童将自己的玩具卡车开进河中,而后独自漂流了十几公里,尽享水中驾驶乐趣,而浑然不觉可能遭遇险情。据报道,这名幼童上周末和父母一起在温哥华野营,13日清晨7时半左右,他开着自己的电动玩具卡车溜出来,随后将车开入皮斯河中,顺水漂流。所幸有人及时发现了孩子的冒险行为并打电话报警,警方将孩子的卡车截住将其救出。此时,孩子已经驾车在河中漂流了2个半小时,漂流里程12公里。据参与救援的警察说,获救时小男孩状态看起来不错,他对自己的冒险经历感到十分兴奋。但是为了以防万一,警方还是将他送到医院接受检查。至于为何小男孩驾驶的玩具卡车能漂流十几公里居然没有沉没,警方对此颇为“惊讶”。

亚洲著名的艺术品交易盛会──2009(第十三届)上海艺术博览会,将于9月9日至13日在世贸商城展开绚丽画卷。在本届上海艺博会上,来自四川的画廊──“艺术琅琴”,将向大众推出一个全新的艺术品消费新概念──“艺术玩具”。

工业机器人发货量一季度下降59%,机器人玩具也遭沉重打击。

艺术家王玺的艺术玩具作品《汉堡冲浪猴子》

日本机器人Motoman在煎饼

“艺术琅琴”多年来不断致力于中国当代艺术新锐艺术家作品的推广,以及艺术衍生品的研发营销,他们在去年开始与王玺,郝朗,刘佳等十余位青年艺术家合作研发出了风靡艺术市场的“艺术玩具”。如王玺的“汉堡冲浪猴子”,郝朗的“蘑菇BB”,刘佳的“狗牵人”等。艺术家们用自己的理解和创新,将这些题材转化成了立体的卡通形象,成为了可玩,可动的艺术品。同时也成为了一种崭新的,有创造性的,更易被大众接受和喜爱的艺术形式。
“艺术琅琴”负责人在谈到“艺术玩具概念”时表示,一个玩具就是一个童年梦想。从当年物质匮乏时代的陀螺、铁环、画片,到后来的毛绒熊、变形金刚、电动小汽车……而在如今,玩具已远不仅是孩子们童年的知己,目前很多成年人对玩具的迷恋甚至比儿童更有过之而无不及。当成人益智类玩具、卡通玩具和仿真玩具唤醒成人与生俱来的玩具情结时,人们发现与众不同的“艺术玩具”正以其独一无二的感染力影响他们的玩具观。
和传统玩具不同的是,“艺术玩具”更多地融入艺术创作元素。通过天马行空的自由创作,原本单一的玩具造型被赋予了新的概念,以及新的丰富想象,并被纳入到不同的风格和思想流派中。它们可能长相、神情与当下的审美情趣大相径庭,而你却会在这个充满个性的身躯里找到与你形似又神似的内涵,获得极大的快乐和满足。
在谈到“艺术玩具”是否具有收藏价值时,“艺术琅琴”负责人解释道:“艺术玩具”是“玩具”,但更是一件艺术品,所以在世界各国都拥有一批收藏者。当年日本著名艺术家村上隆创作的一款美少女“MissKo2”原型,在纽约佳士得拍卖行曾拍到56.75万美元的高价,一时间震惊了所有艺术玩具的收藏者。又如在2007年,日本插画大师奈良美智与一家日本公司合作,根据他早期的一幅插画作品,推出了高30厘米、名为“SleeplessNight”的玩具公仔,限量300个,并附有奈良美智的亲笔签名和认证证书,售价仅为1000美元。半年后,这件“艺术玩具”出现在巴黎苏富比的拍卖会上,成交价近2万美元。
上海艺博会主办方认为,本届盛会推出“艺术玩具概念”,主要目的有两个,第一个就是,艺术品收藏在当今中国需要有更多的高端财富人群和白领阶层的人士参与,这首先就需要在这些群体中不断普及与引导。而借助卡通形象的“艺术玩具”等一系列新媒介来推广艺术作品,就是一个很好的普及引导的途径与手段。“艺术玩具”这个概念从诞生伊始,所走的道路就是要让艺术从高高的阳春白雪殿堂来到普罗大众的民间,让缺少艺术知识和修养的普通大众都能够欣赏,它可以打开艺术走向大众的一扇大门。同时,“艺术玩具”的概念也符合当前人们对生活品质及心理健康的追求,如今在很多财富人群和白领阶层的人士口中经常会听到一句,“做人要开心”,那我们可以说,购藏“艺术玩具”,就是购藏一份开心。

机器人或许是世界上工作效率最高的工人,但在经济持续低迷的环境下,日本的机器人不得不面临“下岗”窘境。“工人”下岗自金融危机以来,日本工业生产骤降40%,机器“工人”也随之“下岗”。日本最大的工业机器人制造商安川电机株式会社遭受沉重打击,截至3月20日的上个财政年度,安川公司利润下降2/3,仅为约7200万美元,预计将面临更大亏损。日本机器人协会统计,整个工业领域的工业机器人发货量在2008年第四季度下降33%,2009年第一季度下降59%。富士经济市场调查公司分析师上田认为,“经济萧条使机器人工业倒退了数年”。他预测,机器人市场今年将收缩40%。澳大利亚麦格里银行一份报告显示,2005年,全日本有超过37万部机器人在工厂工作,占全球总数40%,平均每1000个制造业岗位中有32个是机器人“工人”。美国《纽约时报》13日评论说,日本政府2007年时计划使工业机器人在2025年达到100万,现在看来,那基本不可能实现。玩具遭殃经济危机不仅影响工业机器人,也波及可爱的机器人玩具。日本机器人制造商赤泽系统技术公司于今年1月申请破产,此时距它在美国拉斯韦加斯展出会走路的微型机器人“PLEN”还不到一年。索尼公司研制的机器狗“爱宝”问世之初备受关注,但高达2000多美元的价格使它上市7年来一直无法打入大众市场。TakaraTomy公司生产的i-Sobot打破了价格壁垒,这款可识别口令的玩具机器人售价300美元。公司发言人山田说,2007年末至今,i-Sobot销量达4.7万个,堪称机器人世界的拳头产品。然而自去年开始,产品销量徘徊不前,公司计划售完3000个库存后,不再推出新一代产品。严峻的经济形势让生产研发企业从天马行空的想像回到现实,脚踏实地地创新。Tmsuk公司推出名为Roborior的“看家”机器人可以通过红外线传感器侦察可疑行动,用摄像机向不在家的主人传输图像。塞科姆公司生产的“我的勺子”机器人,可以帮助老年人或残障人士用餐,但机器人4000美元的高昂价格使销售情况不容乐观。

标签:,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