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走上一条国内所有动漫企业迄今为止从未走过的道路,展示了其独特的逻辑思维和动手能力

0 Comment

暑假来临,正在北京朝阳公园内举行的中国古代益智玩具展吸引了许多爱动脑筋的孩子以及带孩子过来的家长们,展览用文字、图示和现场讲解详细介绍了七巧板、九连环、华容道、鲁班锁等中国传统智力游戏,展示了其独特的逻辑思维和动手能力。

电影《变形金刚2》自上映以来票房飘红,堪称今年当之无愧的重量级票房炸弹。而孩之宝公司自7月始在全国举办变形金刚25周年的巡展活动,除了已经结束的深圳站外,接下来将亮相北京站。巡展中最值得关注的要数全球限量的黄金版擎天柱和可爱的米老鼠擎天柱,而巡展里每一款变形金刚,从最早的G1大火车,到六面兽、飞摇翼,再到最新的真人电影版中变化复杂的威震天等,都是最值得珍藏的精品玩具。据资深“钢丝”介绍,巡展中的变形金刚有很多在市面上已经买不到了,能一次性看到这么多珍藏品,非常过瘾。
孩之宝商贸有限公司的高层也表示:“变形金刚从25年前诞生就吸引了众多粉丝,目前在中国,越来越多‘钢丝’把收藏各种玩具变成他们的事业。电影版《变形金刚》推出后,玩具和电影人物的结合也令变形金刚的流行成为一种更高层次的时尚文化。”

对于奥飞动漫来说,今后他们将以孩之宝和万代为榜样,走上一条国内所有动漫企业都从未走过的道路。
身穿白色T恤、脚踩慢跑鞋、胸前挂着工号牌,聊到开心处忍不住呵呵地笑,蔡晓东身上不经意间流露着奥飞动漫的气质。
在全球金融危机阴影之下,还能笑得出来的企业似乎不多,奥飞动漫却是其中的一个。今年以来,奥飞动漫海外销售业绩大幅增长,在国内,奥飞动漫也依然保持良好的增长势头。难怪蔡晓东说,对奥飞动漫来说,金融危机反而是一个契机,原因就是企业及时实现了转型。
1993年,奥飞动漫的前身奥迪玩具成立时,并没有系统完整的发展战略,摸爬滚打的那几年为蔡氏兄弟积累了第一桶金。如果就这样做下去,奥迪玩具可能也会做大,但可能至今也不过是汕头澄海地区众多玩具工厂中的一个。
就在那个世纪之交的当口,奥迪玩具开始将日本动画片引入中国,并以此带动了奥迪玩具的销售。就是这条被蔡晓东称之为“产业文化”的道路,使奥迪玩具脱颖而出。2007年,奥飞动漫文化股份有限公司成立。在这个过程中,“奥迪双钻,我的伙伴”成了无数孩子耳熟能详的口号。
将玩具通过动画的形式赋予更多内涵,仍然是今天奥飞动漫的主要业务内容。但他们同时也在考虑下一步,将动画形象更多地以玩具、平面出版物、形象授权等形式呈现,即文化产业化。
对于奥飞动漫来说,这几乎是一个全新的领域。这意味着这家仍以动漫玩具为主营业务的企业,走上一条国内所有动漫企业迄今为止从未走过的道路。尽管奥飞动漫对行业先行者的角色并不陌生,但这无疑仍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所以,蔡晓东很忙。在接受采访的前一刻,他还在主持开会上一个企业ERP项目。虽然待在广州的时间越来越多,但他的手机号码还是汕头的——他还要分管奥飞动漫的制造业务。上市在即,奥飞动漫接下来要做的事还有很多。蔡晓东说,“现在是企业加快发展的时期。”
尽管一直笑容可掬,但面对摄影师的镜头,他还担心自己“精神差一点,因为睡得太晚”。身负“为世界创造快乐、智慧与梦想”的企业使命,奥飞动漫和蔡晓东都不允许自己有一丝马虎。
从制造玩具到玩转产业
《长江》:来之前我做了一个小调查,办公室有孩子的同事说,他们的小孩很喜欢你们的玩具:悠悠球一定要双钻的,四驱车就要奥迪的,可见你们的品牌做得很不错,有什么秘诀吗?
蔡晓东:“奥迪双钻,我的伙伴”嘛。公司成立是在1993年,虽然发展的时候没有所谓很完整的战略,就是一步步做过来的。但当时就有一个愿望,希望能够走出国门,做成一个国际化的品牌。那首先就要扎根国内市场,把国内市场做扎实,做出影响来,做出品牌来,才有实力、有条件走出去。所以我们走的路跟国内玩具行业不一样,那就是我们十多年都扎根国内市场。通过十几年的努力,奥飞在国内的销售网络已经搭建起来,不仅仅是省会城市,还有地级城市,经销商网络已经搭建起来了。在品牌知名度、美誉度方面,也都得到小孩子和家长们的接受和欢迎。
《长江》:国内同行那么多,为什么你们能做到这一点?
蔡晓东:这也是得益于十几年来非常重视产品的创新。1995年我们在香港成立自己的设计公司,利用香港的地理、人才、信息优势,作为前期设计创意的开始。后来,逐步在汕头建立了整个设计团队。2003年从汕头搬到广州,非常重视人才的引进和培育以及新产品开发。开发方面,你今天所看到的我们的办公室,围绕创意的整个团队有将近70名员工。我们的制造放在汕头,市场营销放在广州。2004年成立了动漫公司,像奥飞文化,专门致力于中国原创的动画作品,从编写剧本到整个动漫的制作,基本上已经搭建起来了。
与此同时,我们也从2004年开始积极转型。目前奥迪玩具已转型升级为奥飞动漫,适应这个产业的发展规律。国家非常重视创意文化产业,特别是动漫产业的发展。在产业转型之前,我们也跟日本、美国的动漫企业、玩具企业都有良好的合作,引进日本的动画作品在中国播出,包括玩具销售。
所以,在转型之前,我们已经做了试水,探索这条路在中国的可行性,应该讲转型获得了成功。这次转型准备了将近10年的时间,再加上国家对动漫产业的重视和推动,加快了公司转型升级的步伐,也加快了玩具跟动漫的融合和发展。
《长江》:10年,那是一个相当长的时间。
蔡晓东:真正成立奥飞动漫股份公司是在2007年,在那之前就是奥迪玩具公司。在转型之前,有六七年时间我们都是先引进国外的到中国来做。
《长江》:当时为什么想到要转型?
蔡晓东: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底,我们已经开始从日本引进动画片《宠物小精灵》在电视台播出,带动玩具的销售。为什么带动?它是有故事的,赋予了文化,小朋友先是接触到这些故事,当有了衍生品的时候,他们就会去购买。也就是说,玩具是带有故事和文化的。在引进之前,我们去日本做过考察,把当地的模式搬到国内来。
《长江》:转型分哪些阶段?
蔡晓东:我们的转型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产业文化化,也就是先有玩具再有动画片,像《火力少年王》。根据我们的玩具来写剧本、拍作品,把产品赋予故事、文化。这样一来,动画片就是服务于玩具的,赋予它故事。小孩子看到这个故事,能够认可、喜爱它,就去购买。我们还组织很多活动,把潮流带动起来。孩子在电视上看到了故事,同时他又能够在商场、少年宫参与我们组织的比赛,就一定会带动玩具的销售。
第二阶段就是文化产业化,先有故事,打造形象,再做衍生品。做玩具、图书音像、形象授权以及童装童鞋、儿童用品、食品。这也就是迪斯尼模式。
《长江》:你们现在处于哪个阶段。
蔡晓东:现在是第一阶段,产业文化化,是公司主要的业务模块。而文化产业化,就是打造形象,现在也在做。产业文化化保障了转型成功,通过动漫加玩具,保障公司盈利,通过盈利,我们才能反哺在动漫上的投入。这个模式是走对了,也适合中国国情。
《长江》:这两个阶段是什么关系?
蔡晓东:产业文化化,先有玩具再有动漫,这一块前期已经是主要业务。文化产业化,打造形象,通过形象做衍生品,是一个相辅相成的关系。在行业,我们是一个先行者。
“金融危机下,我们继续增长”
《长江》:请具体介绍一下,产业文化化取得了哪些成果?
蔡晓东:2006年推出我们原创的《火力少年王1》,当年实现8000多万元的销售,悠悠球卖了500万个,带动了潮流,获得比较大的成功。第二年,我们推出《火力少年王2》,当时卖了1000万个,销售额1.8个亿左右,海外也实现比较好的业绩,产品销售到菲律宾、印尼、泰国、台湾等东南亚国家和地区,同时把中国的动漫作品、文化带出去。
《长江》:制作这两部动漫作品,一共花了多少钱?
蔡晓东:大概是1000多万元。 《长江》:怎么跟播出方沟通协作?
蔡晓东:一种模式是播出方给版权费,比较低。另一种模式是贴片广告时间。在中国做动漫,靠卖版权,收入占比是比较低的,必须通过衍生品的开发获得回收。我们先从产业文化化来讲,成功的概率比较高。
《长江》:现在动漫玩具占你们业务的多大比例?
蔡晓东:比例越来越大,2008年动漫玩具收入占到了我们整个营业收入的60%。
《长江》:国内外的销售比例是怎样的?
蔡晓东:80%~85%是国内市场,15%~20%是国外市场。
《长江》:这一次金融危机对你们影响大吗?
蔡晓东:我们还继续增长,今年前几个月跟去年相比,我们还是实现了较好的增长。
应该说,是我们的一个契机。我们已经提前完成了转型。奥运会之后,中国进一步融入世界,更多的国家想了解中国,对中国产生兴趣,把中国文化的动漫作品带出去,把我们的玩具带出去,这样对我们来讲是开拓了市场,也提高了我们的定价权。
《长江》:动漫加玩具的模式,在国内已经取得相当成功,包括在东南亚一些国外市场,那么在发达国家市场,你们有什么想法?
蔡晓东:我们现在还是以有限的资源做一些相对成功概率高的市场,比如东南亚地区、韩国等,跟我们中国文化接近。作为新兴国家,他们也想了解中国的情况,了解中国的文化。所以,这样的一个模式是比较容易成功的。成熟市场或发达国家,我们也要打进去,比如法国/英国,今年第三季度我们就会有作品打到英法国家去。
《长江》:在海外推作品的力度加大了?
蔡晓东:是的,国外特别是新兴国家,对具有中国文化元素的原创动漫作品比较感兴趣。加上我们这个合适的做法,获得了市场的认可。
《长江》:在海外推动漫产品,也是跟国内一个模式?
蔡晓东:是的,跟品牌运营商合作,在电视台投放,做宣传工作。国外版权费收入远远高于国内,是国内的六七倍。
中国的动漫产业还在起步阶段 《长江》:你们的经销渠道是怎么组织的?
蔡晓东:在国内,从原来以省为单位建立一级经销商,逐步发展到以地市为单位,扁平化的两个层级的销售网络。一级经销商和二级经销商是合作关系,统一接受我们管理。
《长江》:原创动漫和动漫玩具,面临的风险不一样,怎么区别对待?
蔡晓东:为确保转型成功以及盈利能力,必须在拍动画之前先策划好。对玩具进行设计规划论证,可行的话我们才进入动画作品的制作,这样才能够把这个潮流带动起来,受到消费者特别是小孩子的喜爱。
《长江》:怎么得到市场信息?
蔡晓东:我们有专业的市场调研团队,会跟创意部门共同进行开发、沟通、策划,使我们的产品站在消费者立场,包括从功能到价格以及产品的外包设计、产品安全性等方面进行系统考虑。这样,产品进入市场后,能够按照到达设定的营收目标。
《长江》:以悠悠球为例,你们是怎么策划的?
蔡晓东:早在拍片之前,我们已经通过比赛的方式来推广悠悠球这项运动,也获得了成功。通过赋予故事、文化,我们带给市场一个潮流,参与的人也更多。《火力少年王》的定位是一部青春励志片,带动了潮流,影响力非常大。
《长江》:现在我国对动漫产业扶持力度很大,对你们有没有实际的帮助?
蔡晓东:帮助还是不少的。比如一个片子制作之后,在央视首播,广州政府也会给一些支持、奖励,包括对人员的培训、税收的优惠等。
《长江》:现在也有很多地方都鼓励建立产业基地,发展动漫产业,会不会对你们形成竞争压力?
蔡晓东:只有行业竞争才能加速行业发展,而政府推动更多人参与到这个产业当中,对大家都有好处。我们看中的不单是中国市场。中国市场也是刚刚开始发展,大家应该一起共同做大它,有利于弘扬中国文化,把中国文化带出去,应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外部环境。
《长江》:我们都知道日本动漫产业非常发达,跟他们相比,我们国家的动漫产业处于什么阶段?
蔡晓东:我们还在起步阶段,虽然这几年通过国家推动很多资本进入动漫产业,从产量来讲,这几年发展速度很快了,产量已经在国际上排在前几名,但关键是盈利能力和模式还在探索之中。奥飞动漫也是在这个行业中先行一步,探索出一种盈利模式。作为动漫行业的企业,一开始需要培育动漫的消费群或忠实的消费者,这还需要一个过程。
《长江》:奥飞就要上市了,上市以后会有什么样的大动作?
蔡晓东:上市不是目的,是建立一个平台。同时也建立一个更加完善的法人治理结构。上市是一个契机,能够加快企业发展,同时加快这个行业的发展。通过上市的契机,来加速整合、合作,加快发展步伐和增长速度,做大做强,形成良性互动。
《长江》:这几年业绩是非常好,但是下面要做的事还是挺多的,资金有没有压力?
蔡晓东:我们一是靠自己的积累,还有就是银行融资。在自身的转型过程中,我们也获得了成功,有了造血功能,能够确保持续投入,是比较良性的滚动发展。
《长江》:你们的员工看上去都很年轻,平均年龄有多大?
蔡晓东:平均年龄二十五六岁。创意产业嘛,比较活泼,大家比较有激情。我们从事小孩子的事业,企业的使命就是为世界创造快乐、智慧与梦想。

标签:, , ,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