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企业依然独立运营、互不干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11月24日从

0 Comment

摘要:经济观察报 孙春艳/文
核电与高铁一样,是中国继航天工业之后力推的高端制造业之一,自2013年以来,两行业的走出去,已上升为国
–>

摘要:《第一财经日报》记者11月24日从国家核电技术公司(下称国家核电),国家核电、美国西屋公司和土耳其国有发电公司EUAS签署合作备
–>

摘要:中国证券网讯,据证券时报11月25日报道,近日,有消息称,国家未来可能设立一个总公司,位居中核、中广核以及国核技等公司之上,
–>

经济观察报 孙春艳/文
核电与高铁一样,是中国继航天工业之后力推的高端制造业之一,自2013年以来,两行业的“走出去”,已上升为国家战略。现在,掌握高铁技术的南车集团和北车集团传出合并的消息,目的是避免二者在国际市场上恶性竞争,那么,长期被指“窝里斗”的中国核电企业是否也会合并,抱团“走出去”?近日,业界对此的争论持续升温。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11月24日从国家核电技术公司(下称“国家核电”),国家核电、美国西屋公司和土耳其国有发电公司EUAS签署合作备忘录,启动在土耳其开发建设4台核电机组(采用先进非能动压水堆CAP1400技术和AP1000技术)的排他性协商。

中国证券网讯,据证券时报11月25日报道,近日,有消息称,国家未来可能设立一个总公司,位居中核、中广核以及国核技等公司之上,统一管理海外业务;而在国内,几大核电企业依然独立运营、互不干涉。

其实,南车和北车本是同根生,当年都是由中国铁路机车车辆工业总公司脱钩铁道部后分立的。但是现在的核电三巨头——中国核工业集团、中国广核集团、国家核电技术公司却是各有来头。

国家核电董事长王炳华表示,“这是国家核电与西屋公司面向全球市场合作走出的重要一步,也是中国最新核电技术和产业体系服务全球客户的积极实践,国家核电将与西屋公司一起,向土耳其客户提供非能动第三代核电技术优势和建设经验”。

业内人士表示,但要想给“三国演义”的大戏安排一个“携手并进”的圆满结局,并非仅仅靠简单效仿南北车的合并模式就能实现。虽然核电和高铁都涉及内耗严重的问题,也都是作为国家力推的“走出去”行业,但相比于高铁行业的成熟,核电业牵扯到政策、技术等方面的复杂敏感问题更多。

中核集团以拥有完整核工业产业链为傲,核电只是其八大业务板块之一。中核集团旗下现有核电站所用技术来自加拿大、俄罗斯和美国,目前其与俄罗斯正在加强合作。中广核一出生就有法国血统,旗下在运核电站的核心技术主要来自法国。国家核电才成立7年多,目的是受让第三代先进核电技术AP1000,这项技术由美国西屋公司掌握。

西屋总裁和CEO丹尼•罗德里克表示,“形成一个团队将给我们极具竞争优势的技术和创新的非能动安全系统带来机会,我们相信这个项目将顺利推进,因为我们和国家核电技术公司已经建立了很深的工作关系,成为了长期的商业伙伴”。

 

在自身吸收的外来技术基础之上,各家核电企业都发展出自己的新技术。至于将来发展核电到底选用哪种技术,业内长期争执不下。国家能源局在年初的《2014年能源工作指导意见》中,既提出“推动AP1000自主化”,也要求“推动三代核电技术融合”,算是各给一个机会,还是没有统一。

EUAS总经理Halil
Alis表示,“这个初步协议对EUAS是一个巨大的机会,与国家核电和西屋公司一起,将要为我们的工业建立一个开发最新技术、采用最高和最具竞争力标准的强大基础。开发这个第三厂址符合土耳其分散电力供应组合、加强区域能源供应方地位所做的各项努力”。

技术融合不易,统一思想更难。前不久,中核集团旗下的一份核电专业刊物刊登文章,提议核电回归“大一统”,立即招致业内强烈反对,甚至被指“倒行逆施”。之所以有这样的观念冲突,是因为核电企业的背景和文化差距也相当大。

本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国家核电正在建设全球首批4台AP1000核电机组,同时国家重大专项CAP1400技术已通过设计评审和安全审评认证,示范工程已经具备开工条件。

中核集团的前身可以说是“两弹元勋”,有光辉功绩,也有历史包袱,再加上其要为中国的国防出力,因此,企业思想里还有不少“计划”成分。而中广核最初的业务骨干都是赴法国培训出来的“黄金人”,又有多年与香港打交道的经验,相对于其他央企,企业理念非常“前卫”。至于国家核电,自身没有核电项目开发控股资质,其与中电投重组的传言变成现实之后,才真正“三分天下有其一”,暂时还谈不上企业文化。

国家核电向本报介绍,CAP1400以其先进性、安全性和经济性受到世界多个有核电发展意愿的国家的高度关注。

与南车和北车本是一家兄弟不同,三家核电企业则像三个师父教出来的三个徒弟。这就像中国武术,虽然都是练武,却有众多门派;但是,不论哪个门派都可以出高手,不需要统一在一个门下。

 

可见,核电三巨头进行简单的合并,并不可行。今年1月,核电三巨头已经联合其他核电企业成立了首个中国核电技术装备“走出去”产业联盟。而合作与技术创新是增加出海成功率的新筹码。

其实,中国核电企业近几年在海外市场经常与国外公司合作投标,譬如近期中广核与中核联手参建英国核电项目,也是借光法国电力公司。因此,更值得重视甚至警惕的是,在所谓的核电企业“窝里斗”背后,是美法等核电强国掌控全球核电市场的身影。而要摆脱这些身影,就要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电技术,所以,中核集团和中广核把精力集中在联手打造的“华龙一号”上才是正路。

至于如何在海外市场避免竞争,划分市场范围是比较简单直接的办法,即根据现实情况,在某个国家或地区的核电市场,只能由一个企业牵头竞标,其他企业只能起辅助作用。在这方面,还是需要一点国家意志的。

中国正走在由核电大国向核电强国的路上,核电三巨头合并与否决定和影响着该产业的未来走向,应该慎之又慎。

 

标签:,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