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我们将紧紧抓住这个重大国家战略,国家领导人亲自担当超级推销员

0 Comment

摘要:近日,国家发改委等六部委正式批复了《江西省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建设实施方案》(以下简称《实施方案》)。我们将紧紧抓住这个重
–>

摘要:近期,中国核电出海进程频频提速,一方面,国家领导人亲自担当超级推销员,另一方面,核电巨头也在积极谋取海外大单。虽然核电出
–>

摘要:福州新闻网(微博)11月22日讯
记者昨日从福清市地税局获悉,1~10月,福清核电项目累计入库地税税费收入1.15亿元,比去年同期增收3805
–>

近日,国家发改委等六部委正式批复了《江西省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建设实施方案》(以下简称《实施方案》)。

近期,中国核电“出海”进程频频提速,一方面,国家领导人亲自担当“超级推销员”,另一方面,核电巨头也在积极谋取海外大单。

福州新闻网(微博)11月22日讯
记者昨日从福清市地税局获悉,1~10月,福清核电项目累计入库地税税费收入1.15亿元,比去年同期增收3805万元,比增49.61%。

“我们将紧紧抓住这个重大国家战略,努力把江西建设成为中部地区绿色崛起先行区、大湖流域生态保护与科学开发典范区、生态文明体制机制创新区,走出一条具有江西特色的生态文明建设新路子。”江西省省委书记强卫在刚刚结束的世界低碳生态经济高峰论坛上表示。

虽然核电出海的号角已经吹起,但不得不承认在出征海外的过程中,中国核电业存在恶性竞争、内耗严重的问题。

据悉,福清核电1号机组已成功并网;2号机组常规岛调试工作全面展开,计划2015年8月并网发电;3号机组处于安装阶段,计划2016年2月并网发电;4号机组已完成土建主体工程,进入安装阶段,计划2017年3月并网发电。受3号、4号机组建安施工结算加速等因素拉动,今年初以来,福清核电项目地税收入实现较快增长。

《实施方案》提出,江西建设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要实施9大类50个生态工程项目。分别为:现代农业重大建设工程、战略性新兴产业、生态旅游发展重大工程、发展清洁能源重大工程、推行绿色循环低碳生产方式重大工程、生态建设重点工程、环境保护重点工程、生态文化推广工程、绿色生活行动计划。

11月4日,“华龙一号”技术方案的落地,结束了中核和中广核长期以来的技术之争。近日有消息传出,核电有望成为高铁之后第二个通过整合而实现“走出去”的行业。

 

其中,江西提出将实施核电建设工程,条件成熟后启动彭泽核电项目一期工程,做好万安烟家山、吉安何魁、鹰潭铁山岭等核电厂址保护工作。

但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核电若要整合,其复杂敏感程度将远远超过南北车合并,这将是一场漫长的马拉松。

 

根据《实施方案》,到2017年,江西省单位地区生产总值能源消耗比全国平均水平低20%;资源利用效率显著提升,资源产出率比2012年提高15%;重要河流水功能区水质达标率达到89%左右,城市空气质量全部达到或优于二级标准;到2020年,生态文明制度体系基本形成,符合主体功能区定位的开发格局全面形成,产业结构明显优化,资源利用效率大幅提高,资源循环利用体系基本建立,在若干生态文明重大制度上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典型模式。

资料显示,南车、北车都因2000年中国铁路机车车辆工业总公司脱钩铁道部而拆分成立。如果说南北车还是自家兄弟、先分后合,那么核电业的三巨头中国广核集团(下称“中广核”)、中国核工业集团(下称“中核”)和国家核电技术公司(下称“国核技”)则是各出名门、各具优势。

中部地区绿色崛起先行区

核电技术纷争终结

作为我国首批全境列入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建设的省份之一,《实施方案》的获批,标志着江西省建设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上升为国家战略,成为继鄱阳湖生态经济区规划和赣南等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后,江西的第三个国家战略,也是江西省第一个全境列入的国家战略。

“可以自豪地讲,我们是核电大国,但是也很不好意思地说,我们并非核电强国。”日前在中银国际主办的核电行业专家座谈会上,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能源产业一部处长王国栋表示。

根据《实施方案》,江西把示范区定位为:中部地区绿色崛起先行区、大湖流域生态保护与科学开发典范区、生态文明体制机制创新区。

为了达到迅速发展的目的,中国核电历史上很长一段时间采取的是“拿来主义”。溪牛投资行业分析师杜朝水向记者表示,虽然国家一直在强调核电自主,我们的设备国产化率也在提高,但是国内制造并不等于拥有自主知识产权。

在发展“绿色经济”——旅游业上,江西也不遗余力。江西将实施旅游基础设施建设工程,推进抚州、瑞金等支线机场前期工作,研究迁建景德镇罗家机场问题,适时开展井冈山至赣州、九江至岳阳、吉安至武夷山(建宁)等铁路前期工作。

王国栋表示:“中国核电‘走出去’首先碰到的就是一个技术适用性的问题,即目标国家是否接受我们提供的技术。”

而发展绿色清洁能源也是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重要任务。根据《实施方案》,江西未来将实施核电建设工程,条件成熟后启动彭泽核电项目一期工程,同时做好万安烟家山、吉安何魁、鹰潭铁山岭等核电厂址保护工作。

据悉,中国核电“出海”定位的技术路线是三代核技术。但国内三大核电巨头的中核、中广核、国核技都各自推销自己拥有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三代核电技术,分别为中核的ACP1000、中广核的ACPR1000+和国核技的CAP1400。“这不仅带来技术标准的不一致,也导致三家在项目竞标时往往互相拆台。”一位能源行业的研究员告诉记者。

此外,还将实施天然气建设工程,着力推进西气东输三线、新粤浙线、省级天然气管网工程、湖口液化天然气储配项目和压缩天然气(CNG)加气母站建设。

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2013年国家能源局出面“做媒”。2013年4月25日,由国家能源局牵头专门召开协调会,商议将中核和中广核的三代核电技术进行合并,以促进我国三代自主核电技术的标准化生产。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江西力争到2017年,实现十大新兴产业主营业务收入2.26万亿元,比2012年翻一番以上。目前,各级政府已明确了这十大产业的发展方向,并将进行重点发展。

2014年11月4日,中核官网发布《国家能源局给予批复:“华龙一号”落地福清5、6号》,标志了我国核电技术混战的终结。这一技术的落地有利于促进国内各自为政的核电技术逐渐走向统一。

可复制可推广经验

据悉,“华龙一号”核电技术是国内两大核电巨头中核集团ACP1000和中广核ACPR1000+两种技术的融合,被称为“我国自主研发的三代核电技术路线”。

业内专家指出,长期以来,江西省在生态文明建设中接力探索实践,虽然取得一定成效,但随着工业化城镇化不断推进,该省资源、能源和环境压力也在不断增大。

王国栋表示,“华龙一号”是两种技术的融合,但现阶段并非所有的技术细节都已经达到一致,这需要一个过程。

省内学者表示,启动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建设,将在生态文明建设评价考核、健全生态补偿机制等多个方面开展先行先试,为江西省在新起点上深入推进生态和经济协调发展指明了方向和路径。

国家能源局局长吴新雄曾形象地评价道,有了“华龙一号”,中国核电走出去将从“借船出海”走向“造船出海”。

《实施方案》提出,到2020年,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建设取得重大进展。生态文明制度体系基本形成,符合主体功能区定位的开发格局全面形成,产业结构明显优化,资源利用效率大幅提高,资源循环利用体系基本建立,生态系统质量显著提升,人居环境明显改善,生态文明理念深入人心,绿色生活方式普遍推行,在若干生态文明重大制度上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典型模式。

国泰君安认为,“华龙一号”技术落地,正式标志具有完整自主知识产权的第三代国产核电技术获得全面认可落地,这将加速国内核电重启并且提升海外市场突破的预期,由此,核电产业链将被全面引爆。

“如果为一时发展而污染了老百姓赖以生存的水、土壤和空气,那我们就是千古罪人。”强卫强调,江西要大力倡导绿色发展观。

合力出海道阻且长

“新常态”下,江西经济发展既要做大总量,又要提升质量,调整优化产业结构是必由之路。

海外核电市场前景极具诱惑力。根据世界核能协会今年提供的数据,到2030年,国际核电市场将新增160台左右的机组,新增投资达1.5万亿美元。

基于此,《实施方案》要求,江西将依托资源优势和产业基础,加快发展特色生态农业、战略性新兴产业、现代服务业,改造提升传统产业,优化能源结构,推动经济社会发展与生态环境保护共赢。

“我们国家的核电‘走出去’是有历史的。”中核科技董秘袁德钢称。巴基斯坦恰希玛核电站就是我国自行设计、建造的第一座出口商用核电站。但截至目前,中国核电仅在巴基斯坦获得了实质性的成果。

“发展生态经济不可能在短时间内产生巨大的经济效益,但多年以后回头看,就会发现自己率先完成了产业调整。”江西省社科院科研处处长李志萌向21世纪经济报道指出。

目前,中国核电行业的格局呈现出“三雄争霸”之势。核电三巨头分别为1994年成立的中广核、1999年成立的中核以及2007年成立的国核技。其中,国核技的实力稍弱一些。

李志萌认为,生态经济是一列快车,江西传统制造业上的优势并不明显,而通过搭乘生态经济快车,改变经济结构,是实现经济“弯道超车”的一种方式。

这几年,三巨头虽然频频出征,但却鲜有实质性收获。这与“窝里斗”的自我损耗不无关系。最明显的例子就是,2012年中核和中广核分别联手自己的国外“小伙伴”美国西屋电气、法国阿海珐公司去竞标英国地平线项目,但最后两家均败北而归。

“江西属于欠发达地区,如何做到环境与产业和谐发展需要一个探索时间的过程,不能期待它突然间就产生效果,但至少在这个过程中,生态文明的理念会深入人心。”李志萌如是说。

中国核电业发展30多年来,技术线路纷争不断,虽然“华龙一号”技术方案的落地对此做了个了断,但企业层面的纷争仍在继续。一位不愿具名的核电业人士告诉记者:“直到目前,几个核电企业并未真正形成合力,依旧是各自争取海外项目。”

中核董事长孙勤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中国核电在国际市场上面对的都是世界级的竞争对手,要想“与狼共舞”,就需要联合起来“走西口”。

但联手“走西口”之路似乎并不容易。相比于南北车的“本是同根生”,三大核电巨头则是师出名门、各有来头,且各具优势。

中核的前身是二机部、核工业部、中国核工业总公司,由100多家企事业单位和科研院所组成。其优势在于拥有完整的核科技工业体系,且企业里保持着不少军工和国防的基因。

中广核则继承着原大亚湾的衣钵。1994年大亚湾核电站1号机组投产之际,国务院决定成立中国广东核电集团,是目前我国唯一以核电为主业的、由国资委监管的央企。由于大亚湾核电站采取的是法国技术,中广核最初的骨干也多受法国技术影响。

国核技主要从事第三代核电技术(美国AP1000)的引进、消化、吸收、研发、转让、应用和推广,通过自主创新,形成自主品牌核电技术。公司从出生之日起就仅被定位为一家技术公司,缺失了核电运营牌照。近期,国核技与中电投的重组才使其有可能借助中电投的核电运营资质而转型成为综合性能源实业公司。

今年1月,由核电三巨头联合发起成立了中国首个核电技术装备“走出去”产业联盟。但“这种产业联盟是缺乏强有力的组织性的”,一位业内人士如是说。

近日,有消息称,国家未来可能设立一个总公司,位居中核、中广核以及国核技等公司之上,统一管理海外业务;而在国内,几大核电企业依然独立运营、互不干涉。

而此前南北车的合并,也给“诸侯争霸”的核电行业提供了一个可供效仿的范本。但要想给“三国演义”的大戏安排一个“携手并进”的圆满结局,并非仅仅靠简单效仿南北车的合并模式就能实现。虽然核电和高铁都涉及内耗严重的问题,也都是作为国家力推的“走出去”行业,但相比于高铁行业的成熟,核电业牵扯到政策、技术等方面的复杂敏感问题更多。
 

标签:, , ,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