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如今一改往昔寂静,新加盟者亦有之

0 Comment

摘要:重启者有之,新加盟者亦有之,拟新建者还有之,中国核电市场迎来新开局。《华夏时报》记者获悉,核电项目的主管部门国家发改委刚
–>

摘要:海兴县,一个仅拥有20多万总人口、由三个边缘贫困村合并而来的海边小城,多年来顶着国家级贫困县的帽子,如今一改往昔寂静,陡然
–>

摘要:随着国家经济持续、快速发展,核能作为安全、清洁能源,对社会和经济发展的重要作用已日渐凸现。连云港田湾核电站的建设既填补了
–>

重启者有之,新加盟者亦有之,拟新建者还有之,中国核电市场迎来新开局。

海兴县,一个仅拥有20多万总人口、由三个边缘贫困村合并而来的海边小城,多年来顶着国家级贫困县的帽子,如今一改往昔寂静,陡然热闹了起来。

随着国家经济持续、快速发展,核能作为安全、清洁能源,对社会和经济发展的重要作用已日渐凸现。连云港田湾核电站的建设既填补了江苏无核电的空白,也为华东地区优化电源结构,拉动地方经济发展、带动内需增加产生积极推动作用。2004年,农行连云港分行与江苏核电有限公司开展全面合作。

《华夏时报》记者获悉,核电项目的主管部门国家发改委刚刚向国务院申报启动3个核电新项目的审批报告,预计批文将于本月底获批;稍早的9月底,国家发改委核定了沿海4个核电站项目的开工计划,总装机量为1010万千瓦。

让这个隶属于河北沧州市有着“苦海沿边、洼大村稀”之称的小县城热闹起来的是要建核电站的消息。“国家已经立项,如没有颠覆性因素,这一次恐怕是真的。”多位当地官员和入主核电企业人士如是对经济观察报说。

目前,该行对江苏核电有限公司信贷支持超20亿元,仅2014年,该行项目贷款已累计投放超过10亿元。项目贷款的投放,不仅加深农行与核工业合作,更有力地提升了农行社会形象。现该行正积极申报田湾核电三期“5、6号机组”项目,积极沟通,整理资料,加快项目进程,全力支持核电项目建设,为连云港地区经济发展发光发热。(李琦)
 

在审核核电项目上,国家发改委下属的国家能源局更“超前一点”。11月初,国家能源局对福建省发改委、中核集团的请示报告回函称,统一将福建福清5、6号机组工程调整为“华龙一号”技术方案,尽快验证中国自主三代核电技术。

河北省是目前唯一未建核电站的沿海省份,海兴核电项目之于河北可谓意义重大。然而来自多地的疑问是,为什么是海兴?“说真的,河北省的核电厂址条件不如其他省份好,这也是核电企业虽早就在此‘跑马圈地’,但没有一个能成的原因”,一位核电业内人士对经济观察报透露,“而经过多方论证,沧州海兴应该是包括承德、唐山、秦皇岛在内的四大厂址中条件最好的”。

在这场宏大的核电盛宴中,加码核电建设的还有地方政府和核电企业。国家核电技术公司(下称国家核电)
党组书记、董事长王炳华11月18日透露,已向核电审批部门提交了CAP1400示范项目核准的报告,“已具备核准开工的一切条件,只等批文”。

据多位专家分析,海兴厂址的上位,背后也与国家将大力发展核电政策以及河北省去雾霾和保经济双重压力下产业腾挪的强烈意愿,脱不开关系。深耕河北核电选址多年的企业大佬们在此背景下,正与河北各地方政府间上演着合纵连横、借力打力的卡位战。

以上种种迹象被业界解读为核电项目重启的前奏。

海兴上位

核电重启急进

在刚过去的APEC会议上,国家级贫困县海兴的烟花厂大出风头,而这个海兴人眼里“县城人口仅4万余人的巴掌大的地方”,或将被打上“核电之城”的标签。

今年下半年,不管是官方还是企业,发出的有关核电的消息是一波接着一波。此前,中央层面已多次表态,要启动一批沿海核电项目。近期举行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再次确定,今明两年抓紧开工建设一批风电、水电、光伏发电及沿海核电项目。这是官方半年之内第二次使用“抓紧”一词。

海兴核电项目位于海兴县香坊乡边庄村北侧,10月底的几天里,香坊乡的抛庄村、东王庄村、坨里村等村的村民发现,喇叭里唱着歌曲的河北核电科普大篷车在村里分发宣传页、购物袋之类的材料,他们才知道“传了多年的核电站似乎真的要建了”。

另据报道,日前发改委已正式向国务院申报启动核电新项目审批,之前获开工路条的项目有十几个,现在还要核准6台机组,预计11月底就有结果。

11月21日,一位中核华电河北公司内部人士对经济观察报透露,这个项目国家已经立项,通过了初步可行性研究,下一步将通过能源局、环保局和核安全局等的审核,计划2016年之前把前期工作完成。

11月19日,发改委内部人士向本报记者证实,国家发改委9月底已正式核定了沿海4个核电站项目的开工计划,即山东荣成石岛湾一期、辽宁葫芦岛徐大堡一期、广东陆丰一期和辽宁大连红沿河二期,这批项目总装机量1010万千瓦,预计2017年前后并网发电。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作为京畿重地的河北省发展核电较晚,虽然意愿强烈但多年来依然落在其他沿海省份身后。此时,2011年遭暂停的沿海核电项目至今迟迟未获国务院开工批文、内陆核电项目仍处于论证阶段,河北却开始快马加鞭了。

受此影响,各地上马核电项目的步伐更显急进。

在今年国家能源局人事调整、核电项目遭遇拖延至今的情况下,海兴项目于今年4月24日拿到了国家能源局《关于河北海兴核电项目的复函》,同意将海兴核电厂址纳入国家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并重点开展厂址论证工作。而这与4月18日李克强总理在能源会议上强调“当前要开工一批沿海核电项目”仅差6天时间。

在地方政府中,河北省的核电项目算是后来居上。据悉,河北省第一座核电站沧州海兴核电的建设已于10月23日被提上了官方日程。记者随后采访河北省相关部门得到证实,该省在环京津地区一口气规划了4座核电厂址,3座已获得河北省发改委允许开展前期工作的“告知”。除津沪直辖市外,作为东部沿海最后一个启动核电项目的河北省,火急火燎争抢核电建设的举动,让外界充满期待。

紧接着,短短4个月后的8月26日,河北省沧州市政府发布的《河北沧州海兴核电项目公众参与第一次信息公告》,公告显示,河北海兴核电厂一期规划建设2台百万千瓦级AP1000型核电机组,其中1号机组计划于2016年6月浇筑第一罐混凝土,建设周期为54个月,2020年12月投入运行。

在官方密集发布核电建设消息的同时,一些核电企业为多分羹不得不采用“先上船后补票”的方式,以争取早点敲定核电项目。

10月23日,河北省政府与中核集团在京签署《中核集团与河北省战略合作协议》,同时为“中核华电河北核电有限公司”揭牌。此前河北建设能源投资有限公司发布公告显示,该公司中核持股51%,华电持股39%,建投能源(8.19,
0.02, 0.24%)持股10%,注册资本金为100万元,按持股比例出资。

中国核电项目戛然而止源于2011年的日本福岛核电事故,至2012年国务院通过了《核电安全规划》和《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明确了2015年在运4000万千瓦、在建略超2000万千瓦,2020年在运5800万千瓦、在建3000万千瓦的新目标。

电力行业资深研究者、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兼职教授吴疆对经济观察报说,核电企业希望尽快开工的心情可以理解,但刚刚提交选址环评报告的海兴项目距离最终开工还有很多工作,在全国范围内还有多个核电项目相互竞争。

据此推测,中国的核电前景十分诱人,也催生了核电项目重启的预期。能源局2014年年初下发文件提出,要适时启动核电重点项目审批;6月13日习近平总书记要求,在采取国际最高安全标准、确保安全的前提下,抓紧启动东部沿海地区新的核电项目建设;随后李克强总理重申,要开工建设一批风电、水电、光伏发电及沿海核电项目。

吴疆补充道,而且根据最新公布核电装机目标,考虑目前新建核电站每个至少两百万千瓦的规模,加上现有项目二期、三期的扩建计划,2020年之前全国再增加十个新的核电站址就不错了。

“从政策预期来看,今明两年沿海核电的审批将进入常态化。”国家能源局的一官员对记者说。

不过,厦门大学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分析,APEC期间政府承诺到2030年中国清洁能源占比提升至20%,以此计算,核电必须占到清洁能源的6%左右,这需要1.3亿千瓦的装机量,而到2020年中国核电装机容量只有5800万千瓦,要完成这一目标,到2030年还需要一倍多的装机量,这意味着要建100多个核电站。海兴核电项目在“第二梯队”开建的可能性很大。

官方首肯自主核三代

卡位战

在众多核电项目中,“华龙一号”的落地备受关注。

“只要项目一开工便有几万人向海兴集聚,相当于半个海兴城的人口,这将带动海兴的经济巨大发展,包括医院、饭店等基础设施建设,就如曾经非常贫穷因华北油田落地而繁荣的任丘一样”,沧州上述官员沉浸在美好的设想中。

中核集团官网发布消息称,国家能源局11月3日对福建省发改委、中核集团的请示报告发出复函,同意福建福清5、6号机组工程调整为“华龙一号”技术方案。此举意味着,中国的核电自主产品终于获得了官方首肯。

值得关注的是,如今从承德宽城县、秦皇岛抚宁县、唐山迁西县等四大厂址中脱颖而出的沧州海兴县,历经8年波折,曾几经易主,而且还有因没有基岩而遭淘汰的经历。

“福清核电站5、6号机组厂址其他条件不变”,该复函要求按照调整后的技术方案,认真做好环保、节能、用地、用水、用海等相关论证工作;继续做好公众科普宣传与沟通,深入开展项目社会稳定风险分析和排查,提前制定应对策略和预案,“关键材料的国产化比例不能低于85%”。

实际上,自2006年至今,河北省已经形成了以中核集团和中广核集团为主的核电大佬、以华电集团和华能集团为主的电力大佬纷纷逐鹿各地厂址的格局。

对于福清核电站5、6号机组的具体建设计划等信息,中核集团相关负责人回应记者称,“目前只是刚拿到能源局的复函,公司随后将公布更多信息。”

曾经早在2006年国家核电政策由“适度”变为“积极”的当口,艳羡其他省份核电建设红利的河北省与当时极力寻求扩张的企业间一拍即合,中核集团、中广核集团以及华电集团纷纷入驻河北省抢占为数不多的厂址资源。彼时沧州海兴是中广核集团的选址范围。“当时中广核干劲十足,计划2007年底前完成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但是两年后却易主了”,沧州市当地一位官员告诉经济观察报。

据悉,“华龙一号”三代核电机型是中核集团与中国广核集团合作的三代核电技术,结合了两家拥有的ACP1000和ACPR1000+的优势而研发设计的,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直到今年8月,“华龙一号”通过了能源局、核安全局的评审。

值得关注的是,河北省从一开始便与各大有意涉足核电企业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很有培养竞争机制的势头。而且地方政府颇为积极的承德、沧州、唐山、秦皇岛、邯郸等地也纷纷与各大企业多头对接。

与此同步,中国另一家核电企业——国家核电打造的CAP1400示范工程项目也已具备核准开工条件。“向核电主管部门递交核准开工报告。”王炳华表示,CAP1400示范工程在设计、项目评审、项目取证、主设备采购、施工准备等方面均已具备核准开工条件。“CAP1400示范工程属于国家重大科技专项,由国家核电和中国华[-3.14%]能集团公司以55%和45%的比例出资设立,并列入发改委调整后的《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王炳华在最近一次发言中透露。

“这与2006年左右核电掀起一轮厂址‘圈地运动’有关,地方政府有的‘多头对接’,企业也‘狡兔三窟’”,一位核电业内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说。

对比发现,与“华龙一号”一样,CAP1400型压水堆核电机组是在消化、吸收、全面掌握中国引进的第三代先进核电AP1000非能动技术的基础上,通过再创新开发的具有中国自主知识产权、功率更大的核电机组。简单地说,CAP1400示范工程和“华龙一号”都是中国自主的三代核电技术,是中国打造的两条核电竞逐市场的路子。

但是值得关注的是,2006年前后,当地政府曾主动将海兴选址资料提交给中核和中广核,当时却因沧州沿海没有基岩而被淘汰掉。

当然,影响核电重启的因素不少,除了规划、投资、安全及环保之外,其中最主要的因素恐怕要算技术。而眼下棘手的问题是,目前的中国核电面临安全技术的分歧,比如说,该选择能动式还是非能动式,选择压水堆还是沸水堆,三大核电运营商的技术标准不统一,影响核电项目的重启,但记者得到的官方消息称,官方已明确了上述两种自主的核电技术。

中广核选择离开后,2008年华电集团接手海兴项目,同年国家召开的《核电厂工程地震调查与评价规范》和《核电站工程勘测技术规程》评审会上传达了一个重要信息,即新的核电站厂址标准、规范可能有所突破,核电站不一定非要建在基岩上。

此外,在采访中记者也了解到,目前,包括中国一重[0.25% 资金
研报]和东方电气[1.49% 资金
研报]等核电设备企业,也做好了核电重启的准备。“去年获得的全国7成新招标核电主设备的订单,相比去年,今年的核电设备订单少得可怜。”11月20日,核电设备厂商东方电气市场部一位高管对记者直言,一旦核电项目重启放开,按照“关键材料的国产化比例不能低于85%”的新规,核电设备企业将斩获不菲。

至今,华电圈定沧州海兴县,中广核则专注于与沧州同时签订协议的承德的厂址前期工作,中核则锁定了秦皇岛抚宁县等厂址,华能集团则瞄准了唐山迁西县,多方竞争的格局形成。

 

但是直到2010年10月左右,河北省发改委向国家发改委、能源局上报了两个核电一期工程项目建议书,其中包括中广核承德宽城核电项目和中核秦皇岛抚宁核电项目,沧州海兴项目不在其列。同年,核电首次写进了《河北省电力“十二五”发展规划》,力争“十二五”期间开工两座核电站。

在2010年底转机开始出现。彼时国家电力规划设计总院在沧州市召开了河北沧州核电项目厂址报告评审会,认为该地具备建设核电站的基本条件,确定海兴县边庄北和小山两处为核电厂备选厂址。

到2013年3月,沧州海兴和唐山迁西核电项目已经完成厂址普选报告审查,进入初步可行性研究工作阶段。

2013年12月底,海兴项目开始了命运的逆转,初步可行性研究报告通过国家相关部门组织的审查,审查会议最终形成的审查意见一致认为两候选厂址(小山、边庄北厂址)在厂址场地、取排水条件、厂址防洪、地震地质、大件和交通运输方面初步具备建设核电厂的条件。

“随着海兴项目的前景渐渐明朗,华电集团没有核电开发资质,曾在此前多次与中核集团在核电领域合作的华电集团,便选择引入‘核电老大’中核集团”,上述沧州当地官员对经济观察报说。

曾在今年7月份为沧州市委中心组人员培训核电知识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叶奇蓁告诉经济观察报,对于非基岩现在完全没问题。而且沧州海兴边庄北地下几十米以下有一块比较大的岩石,上百米厚。

一位核电业内人士对经济观察报称,与沧州相较,承德在内陆,而秦皇岛为旅游城市,唐山曾发生大地震位于火山带上。所以地质条件较好的海兴得以脱颖而出。

另外,据沧州工信局一位人士透露,华电集团在海兴项目自2008年4月开展前期工作,至今投资规模几千万元。而沧州地方政府则通过市政府领导挂帅的核电工作领导小组,不断从人力、物力、财力等方面强力推进,也投入了不少的专项经费。

不仅如此,作为京畿重地的河北省,在去雾霾和保经济双重压力下,将核电建设当成化解产业腾挪难题“一剂良药”的意愿强烈。

河北省政府《2014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及,优先安排有利于转型升级的重大项目,其中就包括沧州海兴核电项目。而2014年6月底出台的《关于加大重点领域投资力度的意见》中体现,除了海兴核电项目外,还有总投资400亿元的核燃料产业园区项目也将落户沧州,意见要求尽早取得突破或完成前期工作并开工。

可见,在国家政策力推和河北省迫切发展核电的意愿下,深耕河北多年的核电企业们与各地政府之间上演合纵连横、借力打力的卡位战,才有了海兴的成功上位。
 

标签:, ,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